本命犬夜叉\沒節操了

名為捨棄的那一天

意識流!開放式結局!

第一人稱,犬視角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是夢亦是真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──不要看、不要死盯著我


「犬夜叉再緊抓下去,衣服都要破了~」彌勒拍著我的肩。


「啊...」趕緊放開袖套,轉而握緊拳頭。


「你是太緊張了嗎~想當初我也是啊~」搭著我的肩,娓娓道來他和珊瑚結婚時的緊張。


「當時我也在場,你不用再說一遍你的蠢相。」推開他的手,走向一旁。


「大喜之日,應該開心點嘛~」訕笑。


聽不進彌勒的聲音,感受著從遠處傳來的視線,強烈、炙熱……


「呦!稀客耶~真沒想到他會來!」


──不要說、不要說那名字


「你什麼時候有邀請殺生丸啊……」


「今天是他來看玲的日子。」


穩住聲音,不讓哀怨流出半毫。


「哦~你是刻意選在這天嗎?」語氣有著半點玩笑、正經。


「湊巧而已。」


──拜託、不要說了


「嘛~結婚難免也想有個親戚在場嘛~更何況他是你哥」他又搭了過來。


──不要再說了


「不過…他為啥要一直看向這邊啊?玲不是在另一方向嗎?」


──閉嘴


「呀~他在看你耶!殺氣騰騰的樣子,你是做了啥啊?」


握緊的拳,尖銳的指甲劃破掌心,猩紅染上了指尖。


「犬夜叉?」


甩開彌勒的手,抓住他的衣襟,朝他大吼


「你就不能閉上你那該死的嘴嗎!!」


──不該遷怒。


──是我沒有勇氣去追求


「閉嘴…拜託……」


聲音顫抖,心動搖


「犬夜叉…你……」


鬆手,彌勒跌坐在地,俯瞰怒瞪他。


「開什麼玩笑,我喜歡的是戈薇,你別搞錯了!」用著足夠的音量,讓在場的人都聽到。


──其實無需這麼大聲,你也聽得一清二楚


「幹嘛那麼大聲宣示啊!這樣的幸福值得嗎…」彌勒拍拍塵土,後面那句小聲的像是自言自語般。


「少說廢話。」


「新娘出來嘍~」珊瑚拉開門帘,挽著身著白無垢、戴著角隱的戈薇。


──值得…嗎…………


在神社前殿的拜堂前舉行,楓老太婆念著祈禱文。


──得值得……


戈薇接過紅色淺酒杯小喝一口,拿到我的眼前,接下。


楓老太婆在一旁說著這"三三九度"交杯酒象徵著這段因緣乃合天、地、人之好,九度交杯,白頭偕老、長長久久,最後的兩句使耳朵小小的搧動了下。


──你注意到了吧


血色般的唇印印在杯緣,刺得雙眼有些疼。


「犬夜叉大人是太開心所以哭了嗎?」琥珀的聲音闖入耳中。


觸摸著被沾溼的眼角。


「啊啊…太開心了!」胡亂擦了擦眼睛。


拿著淺酒杯的手抖了,笑聲哽咽而出。


──開心…嗎……


笑的不知所措……


──還是後悔……


酒到了唇邊,遲遲無法飲下。



──事到如今……有什麼好留戀……


──為什麼還想著你……


──想著你身上的淡雅清香


──想著你品嚐我齒間的滑潤


──想著你碰觸我每吋肌膚的厚實


──想著你那粗暴的溫柔


──為什麼……你凝望我的眼神


──讓我好想你…………


「犬夜叉…你沒事吧?」戈薇向我更靠近。




起了風,白,映入眼簾。


不是上了粉而顯得詭異的白,而是有著六菱紅櫻點綴的白。


酒杯掉落,清脆響聲,紅散落一地。


攬入懷裡,輕輕躍起。


一切是那麼快速,卻有如慢動作般放映。


──好不真實……


緊緊不放他的衣袖,有些抓破。







是夢?











是真實?








殺生丸



END


评论
热度(29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